一場看似失敗的護樹運動— 回應一年前的護樹說明會

剛看到社區總幹事的動態回顧,原來,今天是大學路芒果樹的說明會的一週年,去年此時,縣府在居民及護樹聯盟強烈要求下召開這個會議。想想,若不是因為不經意地發現政府的規劃、若不是因為當時提出異議,在地居民可能一覺醒來突然發現,陪伴自己成長的百年芒果樹莫明奇妙地就消失了。

那天的說明會,縣府承諾會採取聯盟提出的雙贏方案:路樹原地保留,改善道路以確保交通安全。沒想到,政黨雖未輪替,但新團隊上場後,立即推翻了自己說過的話。

幾番折騰,多次與縣府討論、協商,即使我們提出了很多論據與科學數字,並一一駁斥了顧問公司的說法,縣府仍執意依原計劃進行,完成「前瞻計劃」撥下的款項。但與之前不同的是,縣府主動提出把芒果樹「高規格」移至村內他處(原本完全沒有規劃要放在那?),並保活五年,我們也順勢要求縣府要制定「嘉義縣老樹保護條例」、整治大學路淹水問題、一併埋設天然瓦斯及自來水管,並完善規劃道路與加裝交通設施確保大學路行人及行車安全。以上幾點,縣府皆表同意,並有會議記錄。(#這個會議紀錄也有個非常有趣的歷程)

雖然「偷」到了一些成果,但在有些人眼裡,似乎是一場「失敗」的運動。

只是,我從不來不認為社會運動會輕易達到目標,畢竟,大部分的社運都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資源有限的民眾要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資本集團,或派系利益,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當人民遇上困難很習慣把希望放在政治人物身上,就像小時候和同學打架打輸會叫哥哥出來幫忙,較少將自己當作主體,並彼此連結面對權力,要「成功」,並不容易。

除了是否達到目標,更重要的是在運動過程的種種反思,以及如何在運動之中、運動之後自的我培力,如何面對權力者、如何捲動民眾參與,以迎接未來各式各樣的艱難與壓力,逐漸獨立自主,為下一次戰鬥作準備。

說起來有點阿Q,但卻是事實。

再過幾個月,大學路二段的芒果樹會移到豐收村其它地方,沒離開村子,沒因此死亡,芒果樹的百年歷史與文化意義多少仍然存在。

不過,更動人的是,村子裡還有一條唯一原地保留的芒果樹群,這一年,鄉民們花了一點力氣打開覆蓋在樹根上的水泥,並且一起種花、種樹,在回復原有的樣貌加上新的色彩,明年初,就會看到村民們的汗水與協力所孕育的新生命。

這兩天,芒果路上立起了立牌,上頭寫著「豐收村芒果樹的故事」,要告訴大家什麼叫作歷史、什麼叫作在地、什麼叫作民主、什麼叫作公共、什麼叫作社區、什麼叫作感動。未來會還有新的看板,訴說更多在台灣的故事。

#豐收村百年芒果樹的故事

本地種植芒果樹緣起,為配合日本昭和天皇舉行登基大典,臺灣各地舉行慶祝活動,在指定道路兩側種熱帶果樹,果樹能通風、遮蔭、美化,並具經濟效益。芒果樹形成大片的樹蔭可作軍事掩體,遮掩行軍路線。

芒果樹是村民在日本警察監理下,家戶勞動服務親手種植,雖因規定而起,但居民長期呵護,與樹共同成長,有深厚的情感記憶及地方公共價值。

豐收村曾經植滿更多的芒果樹,但因大學進駐、道路拓寬,樹木移植。如今,這條舊道路上的樹,是豐收村唯一原地保留的芒果樹群。

#找一天我會把整個護樹的過程寫出應該會非常精彩

一個不務正業的大學教授,總覺得有些事要努力過,才有說失望的資格。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