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愛的圈圈走出愛的圈圈 — 與哀哭的人同哭

Photo by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樂生療養院院民被強制拆遷的隔一天,我在課堂上播放去年9月12日,台北市捷運局赴樂生院動工而引發衝突的影片,下課後,幾位大二的學生圍著我問了樂生院的近況,有位女同學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我有點訝異,言談之間,並沒有特別強調院民遭遇的歷史傷痛與國家暴力,這位大二的學生似乎也沒參加過樂生保留運動,怎麼會對樂生院有這麼深的情感?

「我去年聖誕節是在樂生院陪阿公、阿嬤過的!」學生說:「那天下午我們到樂生和阿公、阿嬤聊天,幫他們唱歌,有些長輩很酷,但有些人很熱情和我們聊天。」原來,他們在高中時參加校外服務課程就到過樂生療養院,後來又去了一次。

樂生院是很迷人的地方,去了一次的人,很難不想再去一次,依據部落客董福興的統計,樂生保留運5年來辦過活動的場次約270場,參與的總人數約119,900,並不包括非參與活動其它的訪客。樂生之所以吸引人,除了有新莊地區難得一見的翠綠小森林,古老而有風味的建築、多重壓迫的真實故事,以及受過各樣苦難的「國寶」們,都讓人想前去陪伴。

去年冬日不只是我那位學生陪阿公、阿嬤過聖誕,聖誕的暗時,每週一都在樂生院舉辦祈禱會的「基督徒關懷樂生聯盟」,也在平安夜舉辦聖誕晚會,在讚美詩歌,以及神與人的祝福下,度過了平安的夜晚。

也因為去年零星參與樂生保留運動的感動,以及孩子和教會主日學在聖誕節到真光教養院的服事,讓我有了預備跨年家庭感恩聚會的想法。當晚,和家人分享了聖經中要基督徒服事「最小的弟兄」的經節,這對許多習慣自溺在「愛的圈圈」中相互取暖的基督徒來說,是相當重要的提醒,因為聖經告訴我們,要走入社會,服事弱勢者。

我之所以會信仰上帝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基督教中所彰顯的「與人同哀哭」的道理,其實,耶穌的誕生之日就是受難的開始。除了出身卑微,他的一生也違逆了人們慣有的價值觀,並非終日汲於名利,向上攀爬,反倒是轉為人的樣式,與貧窮的人在一起,與哀哭的人同哀哭;交往的朋友也不是達官顯耀,而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真實生命。

「與哀哭的人同哀哭」是基督教信仰可貴之處,不過,這不是基督教裡才有的價值,有惻隱之心、有公義的人們,通常也會陪伴弱者。對基督徒而言,這也不必標榜,因為是基督徒應有的品格。然而,有時我們的陪伴往往侷限的在「愛的圈圈」,弱勢的人們卻無法透過你分享到上帝的。

就在這聖誕佳節,讓我們學習基督的樣式,帶著「愛的圈圈」陪伴底層的朋友。

(本文原發表於2008年12月)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benlakuang.blogspot.com on May 27, 2017.

一個不務正業的大學教授,總覺得有些事要努力過,才有說失望的資格。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