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的養份在土地──大學生與「在地」的關係

這陣子大學新生入學,系主任要我在新生訓練時和傳播系的新朋友聊聊天。我為了想了解社會大眾對於傳播科系學生的看法與期待,於是在臉書上波文問臉友:明天被系主任派去和大一新生講講話,該講什麼好呢?

有許多朋友回應了這個問題,他們有些是新生的學長姐、有些是資深媒體人,也有社運圈的朋友,也有網友鄉民。他們提出各式各樣的看法和建議,不過,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家住嘉義的中正大學學生,他說:「嘉義並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嘉義縣、嘉義市各有不同的自然與人文風景,值得細細品味!利用大學的時光好好認識這個地方,不要周末假日一窩瘋衝回家鄉,然後再來說嘉義好無聊、好鄉下了= =」

這位同學上學期修過我開的「草根媒體與公民參與」課程,這是一門通識課,目的是希望從各城各地來到中正大學的學生,能對嘉義有更多的認識,並且利用簡單的影像報導促進在地的公共參與。

這堂課我們不斷討論一個問題:明明嘉義有豐富的人文、歷史,也有許許多多好吃好玩地方,為什麼大家還是覺得這個「鄉下」地方好無聊,一到假日,許多人都急速逃離?

其實,不只中正大學,許多位於鄉村的大學恐怕都有類似的情形。這些大學的課大多集中在週二至週四,週四晚上,學校連外道路的公車站總是大排長龍,其它時間不僅學校擔心沒人捧場,不敢辦活動,連週邊店家的生意也是直直落,一所大學只有三天的好光景。

許多學生不僅覺得鄉下無聊,對在地的事務也相當陌生。

有位曾經同學問我:「老師,大家不是都說鄉村的地方派系問題很嚴重嗎?我在這裡快四年,為什麼都感受不到地方派系的存在呢?」

「這個道理並不難懂,如果你每天待在學校,而不願意走出校園,深入土地,又如何能知道地方派系的運作呢?」

大學的課堂並不只是在教室,還在田野,也在社區,更何況,年輕朋友好不容易離開故里、離開溫室,來到新的環境,若再讓自己深陷在另一座城堡實在太過可惜。更何況,網路時代獲取知識並不困難,若只是在教室,只在電腦前,那麼,除了大學校名不同、排行不同,到那裡唸大學不是都一樣?

對許多大學生來說,大學只是人生的過渡,來來去去,停停走走,融入在地並不容易。不過,不只是大學生,我剛到中正大學任教也是類似的心態。

剛到中正大學,我仍是個「通勤族」,把要上的課集中在兩到三天,上課前一刻抵達,一下課立刻搭高鐵回台北,像是來上班,下班就回家睡覺。這樣的過客,眼目所見只是路上快速閃過的風景,從未好好看過腳上踏著的土地,對嘉義沒什麼認識,更別說想要作任何有關嘉義的研究

不過,搬到嘉義後,不但交了許多當地的好朋友,也開啟了人生的視野,才發現原來城中有城,鄉中有鄉,過去我眼中的「鄉下」竟是如此多元且複雜,而我卻只有既定「成見」,其它毫無所悉。

於是我開始反思自己的生活與工作,在教學及研究上結合在地,讓自己和學生有機會更了解地方,並且參加在地的公共活動,關切這裡的公共議題,因為,住在這裡,就不是過客,而是個不折不扣的「鄉民」。

大學對在地的冷漠,其實是系統性的問題。大學自由化後,許多縣市爭相邀請或爭取大學到地方設校,地方政府及鄉親提供了許多資源供養大學,甚至徵收土地。雖然,越來越多的大學在非都市地區設立,但大部分的大學除了例行性的公關活動,很少融入在地,讓師生與社區有更密切的連繫。大學彷若空中樓閣,成了在地的「天龍國」,雖然帶來小規模的經濟活動,或少部分的地方建設,但人口的流入也帶動了地皮的炒作,環境與交通的日漸混雜,甚至與地方發生了嫌隙,產生了衝突。

而大學所作的研究,未必會著眼於在地,也未必會回饋鄉里。許多大學在追求國際化與全球排名的同時,卻忽略了在地紮根也是知識養成與發展的重要基礎,一個大學若無法在在地知識上有所積累,無法將知識回饋地方,就算得到再高的國際排名又有什麼意義?更何況,「全球化」若沒有「在地」作基礎,我們又能拿什麼和全球交流、知識分享?又該如何展現自我的獨特性?

即使要往上飛,也得先踏在土地,即使大學只是人生的踏板,也別忘了知識的養份在土地。

本文原刊於獨立評論@天下 2013/09/13

一個不務正業的大學教授,總覺得有些事要努力過,才有說失望的資格。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