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炫技,還要回歸本質 — 台灣公民新聞的未來十年

Photo by 黃銀蓮

有機會參加Pe0po成立十年舉辦的「2017公民新聞研討會」,一起討論「台灣公民新聞的未來十年」,這是個有點難,卻又十分「簡單」的題目。一方面,時局、科技變化快速,公民新聞該如何發展其實很難預料,但新聞就是新聞,無論時勢、技術如何改變,「公民新聞」的本質也不該有太大的改變。

因為傳播科技大大提升民眾的媒體近用能力,1990年代末,公民新聞逐漸興起,強調報導新聞的權力不再是專業、專職的媒體機構或是個人,而是將傳播權、報導權回歸素人,在公民非以記者為本職的情況下,扮演報導者的角色,從公民的角度監督權力者,促成公共討論,而這也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價值。 雖然當代「公民新聞」的發展只有十多年,不過,現代人的媒體能力也和以往大不相同,不僅網路使用越來越普遍,新世代從中小學開始,便接觸媒體識讀課程,並且擁有簡單的網頁經營、影音製作、多媒體製作的資訊能力,作一則「報導」,對年輕世代並不是太困難的事。

也因此,未來的「公民新聞」將不再只是單純的文字或影像報導,而會透過網路等多媒體形式或界面進行,不論是傳佈或吸睛的能力上,會比現在更能引起注目,每則新聞都能有機會依其屬性、閱聽眾而有不同的變化與展現。 另一方面,網路的協作特質也會得到更大的發揮,不論是雲端空間、協作平台、社群媒體的功能將會更加強大,這種跨越平台、穿越空間的特性亦會讓公民新聞更容易朝向協作化、協力化的發展,新聞的呈現、視角、面向、深度更為多樣與層次,公民新聞更加立體化。

當然,不只是公民之間的新聞協助,公民也會和主流及另類媒體有更多的協力關係,一方面基於是主流或另類媒體有其定位及資源的限制,需要更多的「補充」資訊,另方面,也會因「氣味相投」各自展開不同的合作,甚至成為主體,而這樣的情況會隨著媒體投入資源越少、新聞工作越怠惰而越普遍。

然而,即使公民新聞再怎麼千變萬化,我們也不能忽略新聞的本質,如果公民新聞越來越瑣碎化、個人化、道德主義,那麼也就難以展現新聞該有的社會性、公共性、反思性與對話性特質。事實上,「新聞」並不是個人日記,也不單是溫馨感人的小品,若以「第四權」的角度觀之,更需要透過公共事務的呈現以監督權力者,或者促成公共討論,否則形式再怎麼千變萬化或多彩多姿,也只是另一種滿足感官的炫技。

即使如此,也不代表未來的(網路)平台一定通行無阻,別忘了,網際網路並非全然中立,依然存在各樣的壟斷及過濾的可能,不論是資本、政府、文化、階級一但成了壟斷力量,公民或公民新聞未必就能發聲。如何建制、維護自主並多樣的公民新聞平台,恐怕也是思考「台灣公民新聞的未來十年」不能忽略的課題。

後記:其實這篇文章有點是「硬」寫出來的,內容在現場談的並不多,坦白說,這個階段再區隔什麼公民不公民新聞意義也不是太大,當場我反而討論了更多社大參與公民新聞,透過公民報導成為地文史與生活資庫的可能性,之後應該會再寫一篇。

一個不務正業的大學教授,總覺得有些事要努力過,才有說失望的資格。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