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祥

有位筆名叫「曾心樺」的大大,自稱是「華視資深員工」,在匯流新聞網寫了這段「真心話」:

“…反觀華視當年在媒改社學者們高喊「黨政軍退出三台、媒體改革」口號之下步入公共化,但是,公共化做一半,當年新聞局允諾該給華視的「附負擔從未到位」,民股至今也未完全買回,在不公不民、妾身不明的狀況之下…迷失了方向….令人好奇的是,當年高喊「改革華視」的媒改學者們,這16年來怎不見他們為「誤入岐途」苦難的華視有過任何的正義發聲?一個一個都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那個,我現在應該不算是「媒改學者」了,畢竟我退出江湖已經好多年,許久沒參與過「媒改學者」的活動或組織,所以我也講一下真心話。

其實,當我還是所謂「媒改學者」時,就一直主張要買回民股,政府也趕緊給華視承諾的「負附擔捐贈」,甚至我當過新聞局相關委員(我忘了那個委員會叫什麼XD),任內還通過這個案子,But!政府一直都沒給,即使原因很多,我還是一直說,然後一直都沒給!XD

但,就算我現在不是「媒改學者」了,我還是在說哦,前兩週臉書就發了兩次吧?在上個禮拜的 燦爛時光會客室 還提過一次,要不然,你點下頭的連結就會証明我說的了!

好啦!我沒有很在意啦,就只是想請大家聽聽這集節目,就算公視董事選完了,問題還是很多滴!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64集|華視出包 公廣集團亂成一團?
🎧Podcast:https://reurl.cc/d2eQ4q
👀完整內容:https://reurl.cc/q5ZGRD
_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線上隨時聽
🦻https://reurl.cc/n0Kzl1
👉捐款支持好節目
👊🏻http://donation.civilmedia.tw

--

--

延任近千天的公視董事會終於選出來了,但即使如此,一如我們在節目中所說,審查委員會的問題仍然很大。

這次選舉的結果,陳翠蓮及平秀琳兩位被提名未獲通過,也引起諸多議論,特別以研究二二八為由認為陳可能不適任的說法,也讓人備感荒謬,但是,審查會的問題不只於此。

雖然投票前,就有部分委員表達他們對個別候選人的看法,但真正通過或不通過的理由是什麼?外界不得而知,因為沒有正式對外公佈。但負責任的作法是要說明理由,特別是反對的理由要明確寫出,向大眾說明,讓社會公評,這是委員會應該要有的責任。

如同我們的在節目中提到的:

審查委員會由各黨派推薦之社會公正人士組成,是一個臨時性的編組,沒有既定的行政程序規劃,且不論公視董座選舉有沒有順利完成,審查委員都不用被咎責。當制度有問題的時候,人再怎麼公正都是沒有用的,審查委員需要一定的權責相符才能把事情做好、要被咎責才可以正常運作,當審查委員對被提名人投下不同意票時,就該清楚地說明不同意的理由,而不是黑箱作業。

2006年立法院通過《無線電視公股處理條例》,確認了黨政軍退出無線媒體,以及華視公共化、台視民營化的方向,不過,在條例中也指出政府要買回民股及提供華視「附負擔捐贈」。

所謂的「附負擔捐贈」是因為華視從原本的官控商營媒體因政策轉變成公共媒體,增加了許多公共義務,他得製作公共服務節目,因此,理應由政府編列預算捐贈給華視,減輕他的負擔。我在十多年前曾擔任過新聞局有關「附負擔捐贈」的委員,當時的委員會是通過要給華視「附負擔捐贈」的議案,但後來這筆錢就無疾而終,至今仍然是「無疾而終」。

公廣集團的制度性問題很多,如果我們不從這裡開始談,換了千百個董事長,換了再多的社會賢達擔任董事,問題也一樣無法解決。

公視董事會選出來了,但不代表事情就結束了,華視的附負擔捐贈及公視法修法刻不容緩,我們也會持續監督。

這集的 燦爛時光會客室 邀請長期研究公共媒體的程宗明,他同時也是公視的研究員跟我們一起討論這個問題。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64集|華視出包 公廣集團亂成一團?
🎧Podcast:https://reurl.cc/d2eQ4q

👀完整內容:https://reurl.cc/q5ZGRD
_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線上隨時聽
🦻https://reurl.cc/n0Kzl1
👉捐款支持好節目
👊🏻http://donation.civilmedia.tw
👉燦爛IG!
https://www.instagram.com/linkingourlives/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Youtube頻道
🎥https://reurl.cc/V36gDy

--

--

這年代開咖啡館,沒什麼了不起,因為連我都開過,但要把咖啡館開得既「像咖啡館」又「不像咖啡館」,其實並不簡單。

我的新Podcast節目 我的民雄朋友們 第一集跟大家介紹一家很不一樣的咖啡,這集的好朋友是 @李佳晉,他是民雄的一家咖啡館 — 慢靈魂 Slow Soul Coffee魂的老闆。

提到民雄的咖啡館,許多人直覺想到的是星巴克,這是全台灣最美的星巴克。民雄星巴克的確很美,但是和許多地方的星巴克一樣,除了外觀有些不同,但賣的咖啡、內部的擺設幾乎大同的小異,店員與客人之間大多只是平凡的消費關係。

民雄除了星巴克,還有幾家咖啡館,慢靈魂是其中的一家,慢靈魂跟星巴克有什麼不同?為什麼是民雄文青必去之處?從小在民雄長大的李佳晉明明在民雄賣咖啡,為什麼要說是到「城裡」賣咖啡?為什麼賣咖啡會變成「做長照」?許多人都離開自己的家鄉,為什麼佳晉要返鄉賣咖啡? 慢靈魂的咖啡有什麼民雄專屬的獨特風味?

【 我的民雄朋友們】EP1:與你的靈魂喝咖啡 咖啡少年李佳晉
📟 收聽本集:https://reurl.cc/7ea6K1

🎙 訂閱Apple Podcast:https://reurl.cc/EpAjq0
📻 訂閱Spotify:https://reurl.cc/DdVWz6
🔊 訂閱SoundOn:https://reurl.cc/oeWdoM
🇰訂閱 KKbox:https://reurl.cc/5GYNry
📣 全面訂閱:https://reurl.cc/mGmr6M

🎸 本集音樂
☕️Chet Baker — She Was Too Good to Me
https://youtu.be/n5EdyE5iq4Y
👮 張國榮 — 當年情
https://youtu.be/cYo047rraQw
🛤 謝銘祐 — 青春的火車
https://youtu.be/Hd4n1w3xenI

【📻 Podcast收聽】
每週四晚上八點各大Podcast平台準時上線

【📻 電台收聽頻率】
大民雄地區 中正之聲FM88.1 週四晚上八點首播 週六晚上八點重播
雲林、嘉義、南投、彰化地區 正聲廣播雲林台AM1125 每週日晚上六點半播出

【👨‍👩‍👦‍👦 製作團隊】
本節目由中正大學重構大學路計畫、中正之聲共同製作
製作人、主持人、節目企劃:管中祥
錄音工程:柚子
美術宣傳:鄭綺元
民雄老先覺:曾霈榆
文字整理:黃馨慧
片頭音樂:裝咖人 — 出庄
片頭口白:江明龍

--

--

《少年》在台灣放映的時間及場次不多了,也許你已經錯過,但若還有觀影機會,請不要放過。不過,不論你是否看過《少年》,都很真心推薦這集 燦爛時光會客室 ,透過兩位導演的訪談,你會更接近香港的真實處境,以及在社會運動中各樣選擇、掙扎與困境。

看過非常多的有關社會運動的電影或紀錄片,但能讓我印象深刻的影片,未必是的那些讓人熱血沸騰的衝突場面,而是抗爭者背後的故事,以及行動中各樣的選擇與掙扎。

社會運動裡不是一群沒有臉孔的人,而是一群有血有肉,有各自生命經驗的個體。然而,許多時候,我們在講述社會運動時,會非常急切的控訴不義,希望告訴大家,壓迫者如何霸道,抗爭者如何奮力,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必須聽見受壓迫者的聲音,知道有權力者如何不義。

但,受壓迫者的聲音,不單是集體,也是個別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命經驗,有各自故事,即使是走上街頭,也有共同,以及各自不同的理由,而這些差異,往往就要回到他們的家庭,他們的生活去理解,這樣更能看到不義的政權是如何滲透及影響個別的家庭,以致於讓他們採取共同的行動。

《少年》不只描述反送中時香港人的處境,也告訴我們他們在抗爭時不同想法,相異的行動進程。進一步來看,這些差異,或多或少也反應出,每個參與運動的香港人有著不同的理由、背景、家庭,除了追求自由,他們的家庭關係以及對未來的期待,如何成為他們參與抗暴及救援的原因?而這些複雜的關連又反應什麼樣的香港真實處境?

接下來,要來聽這集:我拍的是一部救人的俠義故事 — 專訪電影《少年》導演任俠、林森。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63集|我拍的是一部救人的俠義故事–專訪電影《少年》導演 任俠、林森

🎧Podcast:https://reurl.cc/9GOvb8
👀完整內容:https://reurl.cc/ErpjQ1
_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線上隨時聽
🦻https://reurl.cc/n0Kzl1
👉捐款支持好節目
👊🏻http://donation.civilmedia.tw
👉燦爛IG!
https://www.instagram.com/linkingourlives/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Youtube頻道
🎥https://reurl.cc/V36gDy

--

--

從鏡電視申設看NCC應該作什麼
從鏡電視申設看NCC應該作什麼

今年一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通過「鏡電視」申設案,引起社會關注,除了因為它是十年來首家通過申請的新聞頻道,通過申請的條件還包括附帶通過十二項負擔、十四項保留許可廢止權及十六項行政指導等多項附帶條款,這是過去申請新聞頻道罕見的。

之所以如此嚴格審查,原因之一在於,有NCC委員認為臺灣電視市場已趨於飽和,「業者獲利不足,生產投資低落,以致新聞品質與內容多元性表現長期未見起色……充斥同質化、淺碟、重複、訴諸感官刺激、缺乏意見多元性。」這的確是事實,臺灣已有十四個境內衛星新聞臺及五個無線新聞頻道。

事實上,一九九○年代電視開放以來,臺灣媒體一直存在「市場小、媒體多」的結構性問題,不僅新聞臺密度是全球之冠,數百個頻道也讓市場過度擁擠,在市場有限、廣告有限的情況下,電視臺收視率及能分得的利潤當然十分有限。

節省成本致品質劣化

「如何節省成本」成了許多電視臺的生存之道,也因此,電視產業工作者的勞動條件不佳、過勞問題嚴重;節目製作成本偏低、重播率高;而電視新聞充斥「三器新聞」*,成本低廉,難以製作深度報導;而業者為求生存,大量置入性行銷等專案合作,新聞淪為政治與商業的公關工具。

換句話說,過度競爭,節目製作不易創新,新聞品質難以提升,除非有心、有錢的經營者能在既有市場找到新的區隔與利基,否則越多新聞臺只會讓市場更惡化,不但無法滿足閱聽眾多元的資訊需求,業者很難以高品質的新聞從市場中獲利,亦無助於民主政治的發展。

主管機構量尺須均標

面對市場難題,作為主管機關的NCC除了嚴格把關,消極應對,還可以有什麼積極作為?首先,對於所有新聞臺應該一視同仁,既然鏡電視以「高標準」過關,未來現有新聞臺換照時,也須以同樣的原則作為能否換發執照的標準。

其次,要建立並確實執行「退場機制」。目前衛星電視頻道的執照期限為六年,六年一到就須重新換照,但實務上,除了類似中天新聞臺等少數案例,多數頻道換照都能平安順利輕騎過關,如何建立程序合理、合法且有效的退場機制,讓電視市場不過度擁擠,建立「能生存、有利潤、有活力」的市場生態,是NCC不能忽略的要務。

妥善退場機制保品質

最後,建立退場機制,對新申設嚴格把關很重要,但卻是相對消極,NCC需要進一步思考,如何在制度上建構出多元的新聞環境,引導新聞頻道朝向良性競爭。

NCC進行新聞臺執照申請審查時,除考量經營能力及技術標準,也要思考現有市場有哪些不足的新聞取向?是否可能透過執照核發,引導或鼓勵新聞臺經營定位的趨向。例如,臺灣電視新聞長期重北輕南,遭人詬病,新聞報導偏重臺北觀點,不僅地方新聞記者人力不足,內容也偏向社會新聞或政治公關;另一方面,國際新聞比例偏低,並充斥美國本位的西方觀點,較少從歐美以外的立場出發;又或者在新聞或評論上,多以藍綠政治認同作為觀點區分,罕見從性別、種族、階級、地區等認同政治的角度進行報導與討論。這些都是目前新聞市場極度缺乏的,也是審查新申請案時可思考的方向。

NCC很清楚現有的政策工具無法解決新聞亂象,因而經常透過「嚴格把關」或「附帶條款」要求業者落實經營承諾,但NCC更該履行修改法令、建立制度,讓新聞平臺能有多元的良性競爭,才是媒體主管機關該承擔的責任。

--

--

前兩天在我臉書上發了 燦爛時光會客室 訪問 桑普 律師的內容,引起熱烈的討論,蠻好的,但也有一點覺得可惜跟不好意思。

前情看這裡:https://reurl.cc/jkE4Xm

如同我在上次發文所說的,一直很想討論港人移民台灣的議題,看完《時代革命》後,覺得更應該趕緊討論。

主要是擔心目前政府的相關政策,可能會讓許多嚮往台灣民主的香港朋友無法順利在台定居,相反的,現有的法令可能造成有些朋友因為其對「在中國出生」或「在香港政府相關機構工作過」等規定而無法在台定居,目前相對粗糙的規定,未必有利於台灣政府及港人。

台灣該如何面對香港移民的問題?是社會需要討論,這不僅涉及到「撐香港」可以怎麼撐,也和台灣如何看待國際移民有關。

看到大家在這件事的熱烈回應,是很開心的,而且對此議題也各自提出不同看法,甚至論辯、交鋒,我相信都是好的,並且良善,而這也是台灣這個民主國家最可貴的地方。

只是個地方,有點不好意思,就是圖上引文的字數有限,未能精確呈現節目的完整訊息,造成有些朋友誤解,討論失焦,之後我們會更謹慎處理。

雖然,受訪的「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律師已在他的臉書及相關留言有所回應,但我還是在這裡稍作說明,讓之後的討論更能聚焦。(他的發言如下:https://reurl.cc/12VaxW

就我所知,桑普一直以來就不覺得台灣政府有接納香港移民的義務,節目中,他也不斷強調國安很重要,要嚴格審查,只是擔心目前的方式是否會流於形式,過於簡化?

在我們文字報導中是這樣寫的:

“另一個港人來台讓人擔心的問題是,「共諜」是否會趁虛而入?桑普強調,這部分一定要嚴格把關,但目前的問題是,審查的標準在於「是否在中國出生?」「是否在公家機關工作過?」,這些只流於形式,更糟的是過於簡化,範圍過大,反而阻擋了許多香港人移民台灣。他認為要審慎地嚴格審查,長期觀察一個人在不同地方的發言與作為,雖然程序繁雜,卻是必要,更不會讓沒有問題的香港人無法來台。”

如果您有機會聽完或看完整個節目內容,也許能更清楚桑普律師要表達的意思,但不論是不是有機會看完全部,我再把桑普兄在節目的說法逐字寫在下頭:

“如果說真的要接他們過來,是不是要給他們一個很好的配套?我不是說每個人都需要批准,我不是說每一個人的國家安全審查都要通過,不是。每一個人都要嚴格審查!”

當然,還有更多的討論,也不是在這裡就能完整呈現的,如果可以,還是期待您可以看完全部內容,或者蒐尋台灣香港協會的相關發言。

另外,上次的波文,除了圖卡引文,還包括的我寫的文字說明跟節目的連結,但有些朋友只截了圖就轉發,或只看到截圖,以致於無法讓大家了解全貌,非常非常的可惜。不過,讓人困擾的是,截圖還被與其它團體的主張放在一起,造成更大的誤解,這種作法未必是出於惡意,但絕對不會是合宜、合善的公共討論。

最後,再把該節目的連結重貼一次,還是歡迎大家收聽、收看,並且訂閱啦XDD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56集|「時代革命」之後 香港人如何安居台灣?
🎧Podcast:https://reurl.cc/Rjl0pD
👀完整內容:https://reurl.cc/g0jWOz
_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線上隨時聽
🦻https://reurl.cc/n0Kzl1
👉捐款支持好節目
👊🏻http://donation.civilmedia.tw
👉燦爛時光會客室IG開張啦!
https://www.instagram.com/linkingourlives/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Youtube頻道
🎥https://reurl.cc/V36gDy

--

--

這幾年常在社區跑跑,有時會被邀請參加社區的餐會或交誼,不過,這兩年比較特別是,也有地方家族的祭祖及家聚,會請我參加,講講話。

去年及今年就參加了火燒庄、陳厝寮陳實華家族的宗族團拜,全台各地的成員都回來參加。沒想到今年豐收林家的宗祠活動中心落成,席開三十桌,也請我參加,偉烈兄還要我以「時代的變遷及豐收村林家的以前和現在」作主題演講做為典禮活動的起始式,說實在的,這真的非常榮幸,也讓我壓力好大。

和偉烈兄因護樹運動認識,他的父親林深淮先生和偉烈也非常支持「重構大學路計畫」的各項活動,這個演講雖然艱難,仍然很開心地接下這個任務。

以下就是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時代的變遷及豐收村林家的以前和現在」(有點可怕及龐大的講題)

--

--

幾個月前 燦爛時光會客室才談「農地工廠」,但上個禮拜,我們仍邀請 地球公民基金會的吳沅諭主任再談一次。理由很簡單,依「工輔法」規定,農地違章工廠中的「特定工廠」登記期限是2022年3月20日,也就是十天之後。

大限將至,我們很在意是否會像過去一樣將「大限」一延再延,也要檢視政府的承諾能否說到作到!

當然,「農地工廠」是個複雜的歷史問題,不應輕易把責任歸究在任一位工廠主人的身上。事實上,台灣工業化、現代化的發展,許多地方出現了「離農不離村」的現象,不論是早期的「客廳即工廠」、乃至於晚近的「農發條例」都是造成農地工廠林立的歷史因素,政府是有責任的!

這集節目就要細說從頭,檢視農地工廠的結構與政策問題,我們才能機會深刻反思,鑑往知來。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55集|工輔法大限將至 工廠還會繼續破壞農地?
🎧Podcast:https://reurl.cc/mGAjQA
👀完整內容:https://reurl.cc/veAjxN
_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線上隨時聽
🦻https://reurl.cc/n0Kzl1
👉捐款支持好節目
👊🏻http://donation.civilmedia.tw

--

--

前兩天收到王信福的回信,有點意外。

從系辦信箱拿到信,看了寄信地址,怎麼都想不到是誰寄來的,打開信件看到如此好看的字跡,讀了幾句才驚覺,原來是王信福!

當時,寫信的目的只是單純的問候,幫忙打個氣,沒想到他真的回信,據說,每封寫給他的信,他都會親自回。

王信福在信裡說,心中雖是滿是冤屈,但也只能靜心面對。但,他更期待社會能更關心冤案問題,多多為此發聲,才能加快司法改革的腳步,減少錯誤的冤判。

過兩天就要過年了,希望七十多歲的王信福平安健康,若是無罪,能盡快和家人團聚。

如果你不認識王信福,可以聽我訪問張娟芬談他的故事。

👉收聽收看EP290:冤案是如何煉成的?紀實電影《審判王信福》

Podcast:https://reurl.cc/X4jenE

完整影片:https://reurl.cc/3joNVX

前情提要:

了解更多:

--

--

近年來,有關精障者涉入的刑案頻傳,不論是發生在嘉義的「殺警案」或者是屏東的「挖眼案」,都引起社會高度關切,也造成人心惶惶。 即使頗受歡迎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曾引發社會對精障者的討論,並有些許認識,但一連串的不幸事件,仍讓不少人感到恐慌,希望能隔離精障者,建立社會安全網。 法務部為回應社會,日前提出修法,立法院也在臨時會中排程審查。修法範圍包括《刑法》、《保安處分執行法》、《刑事訴訟法》,刪除原有「監護處分」期限的天花板,亦即,只要透過一定的程序認定,就能將犯案精障者的「監護」期間無限延長,甚至有可能永久隔離。 這樣的作法,或可透過隔離的方式降低社會的恐懼,但卻有違憲之虞,而是否真能解決問題,也引發社會不同看法,多個民間團甚至召開記者會、發起連署,反對無期間上限的監護處分。 民間司改會、伊甸基金會等團體的聲明指出,按司法院釋字第471號解釋意旨,監護處分屬拘束人民身體、自由之保安處分, 應受比例原則之規範,不得無限制延長。釋字第799號進一步解釋,強制治療為避免牴觸憲法之疑慮,制度上應建立更能促進其得以停止強制治療而重獲自由、復歸社會之配套機制或措施。他們擔心一旦刪除監護處分的執行期間上限,將使長期或終身拘禁成為可能選項,除違反聯合國身心障礙者人權公約的精神,引發違憲爭議,更將導致嚴重的資源錯置,讓精神醫療端難以承受。

隔離精障者並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
隔離精障者並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

近年來,有關精障者涉入的刑案頻傳,不論是發生在嘉義的「殺警案」或者是屏東的「挖眼案」,都引起社會高度關切,也造成人心惶惶。

即使頗受歡迎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曾引發社會對精障者的討論,並有些許認識,但一連串的不幸事件,仍讓不少人感到恐慌,希望能隔離精障者,建立社會安全網。

法務部為回應社會,日前提出修法,立法院也在臨時會中排程審查。修法範圍包括《刑法》、《保安處分執行法》、《刑事訴訟法》,刪除原有「監護處分」期限的天花板,亦即,只要透過一定的程序認定,就能將犯案精障者的「監護」期間無限延長,甚至有可能永久隔離。

這樣的作法,或可透過隔離的方式降低社會的恐懼,但卻有違憲之虞,而是否真能解決問題,也引發社會不同看法,多個民間團甚至召開記者會、發起連署,反對無期間上限的監護處分。

民間司改會、伊甸基金會等團體的聲明指出,按司法院釋字第471號解釋意旨,監護處分屬拘束人民身體、自由之保安處分, 應受比例原則之規範,不得無限制延長。釋字第799號進一步解釋,強制治療為避免牴觸憲法之疑慮,制度上應建立更能促進其得以停止強制治療而重獲自由、復歸社會之配套機制或措施。他們擔心一旦刪除監護處分的執行期間上限,將使長期或終身拘禁成為可能選項,除違反聯合國身心障礙者人權公約的精神,引發違憲爭議,更將導致嚴重的資源錯置,讓精神醫療端難以承受。

我在主持的網路節目《燦爛時光會客室》中曾邀請精障者、照顧者、律師、社工針對此一議題進行討論。林俊儒律師在節目中明確指出,法務部延期監護處分的作法並沒有實証經驗為基礎,而在過去的研究也無法確立延長精障者監護處分與再犯率之間的關係,不少精神科醫師與社工同樣質疑這樣作是否恰當?

事實上,犯案的精障不僅是「犯人」,也是「病人」,國家在考量其刑期與行為代價時,也必須同時考慮是否能「治療」他的身心狀況?刑滿之後能否重新回歸社會?進一步來看,精障者的需要不只是醫療上的協助,更重要的是社會的關懷,人際之間的互動,不適當的隔離政策,反而會讓精神狀況更為嚴重,賦歸社會後更難適應,甚至有再犯的可能。

雖然政府打算延期監護處分的同時,也計劃編列30多億元用在「精進監護處分」,以增加監護資源,並建置司法精神病房,服務每年約 200 名的受處分人。即使如此,卻未能將同等的資源用於事前的社區精神醫療及照顧資源上,這樣的「社會安全網」,很容易淪為只是「補破網」的角色,未能建立友善的社會支持系統,也無法防患於未然。

或許,政府認為將大量的財力投放在司法精神病院相關機制或延期監護處分是降低社會恐懼的解方,但是否真能有效仍需要多作評估;相反的,要有更多的資源用於事前預防、相關機構設置、社會對精障者認知的改變,甚至更多人跟人間照顧關係的建立上,才是社會安全網應該思考的主要方向。否則,政府急於解決「製造問題的人」,不去解決是製造問題的體制與社會,這套機制還製造出更多「製造問題的人」,只想著隔離一個精障受刑人,卻不解決製造更多精障者的問題根源,並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

#燦爛時光會客室專訪

👉EP.347集:立院倉促闖關! 精障無人權、社會更安全?
🎧Podcast:https://reurl.cc/441a4X
👀完整內容:https://reurl.cc/rQgYYr

👉EP.346集:關起來就沒事?隔離精障者社會會更好?
🎧Podcast:https://reurl.cc/xO9GO4
👀完整內容:https://reurl.cc/mG9qeW

--

--

管中祥

管中祥

一個不務正業的大學教授,總覺得有些事要努力過,才有說失望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