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朋友參加促轉會記者會後,傳來這張照片。

這是當年的「校園安定系統之佈建運用情形」名冊,據說是國民黨在1980年代監控校園的人員名單,上頭的編號即是所謂的「細胞」,他們的任務就是監視校園內「有問題」的學生或老師,定期向上級報告。對,就是監視我們這些「壞分子」!

如果沒有記錯,當年唯一有「編採科」的學校只有世新吧?名單上有兩位是「甲班」的同學,另一位沒寫。

呃…我那時就是讀世新編採科甲班啊!所以,這兩個人可能是直屬學長姐或學弟妹,甚至可能是我的同班同學,另一位,說不定就是我從小就以為是「抓耙子」的那位?

其實,當年早就知道身邊有人會把我們的所思、所言、所行告訴教官,甚至隱約能猜出是那些人幹的。雖然,我相信作這項工作的同學有千百種理由,可能是為錢?也可能是因為國家安全?相信有他的喜悅,或許也有苦衷。但對我來說,是什麼原因並不重要,一點也不想追究,只是心理總是不舒服,因為,不管是為了什麼,都在破壞人與人的關係,社會之間的信任。

很糟!


今天是視訊演講,上一次是北醫,預先錄好,這次是直接同步面對面。

上個月,陽明交通大學公衛所的雷文玫老師找我談媒體與精神障礙污名,除了在課堂上,很久沒公開談這個主題了,雖然沒太多更新的內容,但有人願意聽,我當然很樂意分享。

演講的時間下午五點四十,今天在中正上課到一點,如果立刻衝台北,一定可以滑壘成功,但太累了,因為明早又要到另一個城市。

不過,今天的視訊演講還不錯,雖然有點像在家裡錄節目XD,但同學的回應蠻好的,問了很多問題,也有不錯的討論。

聽講的應該大多是醫學生跟生科護理物治等醫事背景的同學,也有法律系的聽眾,還有現職護理師,而雷老師是讀法律,但作了不少跟公衛有關的研究,看起來是個斜槓教授。

斜槓其實是好的,並不是說要兼很多的工作,很是要跨出自己的領域,給自己多點刺激,多點學習。就好比談這個的主題時,最後會強調影響精障者形象的「重要他人」,例如,記者、社工、醫護、司法人員,最好都有機會跟精障者多接觸,真正認識不同的群體,才不會讓自己的判斷受到刻板印象的限制,而一再重複污名。

#到底我為什麼要拍自己閉眼睛?


晚上,應成大學生會邀請,到力行校區談「假新聞」。停好車,穿過台文系的長廊,有點苦惱地尋覓演講地點。

迎面走來一位女生看著我:「你是管中祥老師嗎?」心想,該不會剛好遇到學生會的同學吧?正打算回個禮貌又不監介的微笑,沒想到她接著說:「我去年有去中正面試」,「就是在備審資料放裸照的那個。」

那張照片的確讓人印象深刻,背部半裸,從來沒看人這樣作過。

但如果只記得裸照,那也太對不起同學,因為她令人記得的,不只是那張照片。

有別於大多數應試者套公式的備審資料,或者,附上各樣獎狀與証書的軍備競賽,這位同學提供的東西顯得格外樸實無華。沒有流水帳式的自介,也不特別強調自己有什麼偉大能力,或者忙著跟「貴系」裝熟,只是簡簡單單地自我陳述對自己及對社會的看法。

雖然是簡單陳述,卻也展現她的文字力量以及思想企圖。例如,那張「裸照」搭配的是她對身體自主及性別議題的思考。

這樣的內容在越來越規格化的新世代「過關機器」之中,實在少見。就算這是早就準備好的虛情假意,也比絕大數人認真許多。

一年多了,我還是會在課堂上跟同學提起這件事,即使我對她的備審資料及口試應答的記憶,越來越稀薄。

當然,她沒有來讀中正傳播。


聽到「工會」這兩個字你會聯想到什麼?由一群「做工的人」組成的團體?他們是為了爭取自己的利益而成立?經常跟老闆抗爭?有時會造成社會的混亂與不便?

工會愛抗爭? 勞資新聞誤導的

這其實是許多人對「工會」的刻板印象,但大部分的人並沒有參加工會,或參與勞工抗爭,會有這樣的印象多半是從媒體報導勞資爭議新聞的方式而來。

媒體報導勞資糾紛大多著重衝突面向,但衝突的產生通常已是事件發展的末端。衝突原因,或因相關制度所造成的爭議,新聞報導相對較少提及。而工會平常的培力與組織工作通常沒什麼「亮點」,很難登上媒體版面,往往到了發生勞資爭議才會引起媒體關注,因而建立了工會在許多人心中的「衝撞」形象。

工會存在目的 讓勞工參與決策

爭取權益是「工會」成立的目的之一,但除了爭取應有利益,工會存在的另一個目的是要落實產業民主,讓勞工參與公司的決策與運作進而貢獻所長。不過,工會未必只關心自己公司內部的事,許多工會也把觸角延伸到其他公共議題,希望能建立更符合公平正義的社會,此外,參與工會的,不只是做工的藍領工人,越來越多的白領勞工或科技新貴也加入了工會組織。

網路科技龍頭Google和母公司Alphabet經常傳出勞資爭議,日前在美國傳播工會(CWA)的支持下,Google和母公司Alphabet的員工共同成立工會,目前已有200多位員工加入,雖然人數不多,但在美國的科技業卻引起不少的關注。

雖然高科技產業看起來光鮮亮麗,收入豐富,是許多人嚮往的行業,但現實上,過勞問題卻是十分嚴重,特別是科技產業的經營風險極高,有時又有趕工壓力,不但原本理想的自由、自主工作型態逐漸遭到限縮,有時連基本的勞動條件也無法達到。

透過組織工會 集體協商更有力

透過組織工會,除了可以讓員工在法律保障下,取得更有力的集體協商機會,並能夠藉此影響公司決策,落實應有的社會責任。

許多國家的政府希望透過高科技產業取得民眾資訊,進而監控人民,或者研發精密的攻擊性技術擴張勢力。例如,在Google中,就有不少員工反對公司與美國政府合作,將AI深度學習的技術用在無人機攻擊的設計上,或者,Google也曾計畫為大陸設計可審查搜尋引擎,一樣引起員工不滿。他們認為公司不應該為了獲利而放棄企業應有的社會責任,以及科技中立性的基本原則,因此,若有員工能夠透過工會影響決策,或許就能避免災難發生。

透過參與決策 工作規範更合理

退一步來看,工會對員工的權益保障並不是只有薪資、工時等基本的勞動條件,進一步也希望能參與公司決策制定勞資都能認同的工作規範,包括員工權益、主管評鑑,或者是性騷擾處理準則等,透過民主程序制定的工作規約,反而有助於勞資和諧,進而共同為公司努力。

其實不只是高科技產業,媒體產業更需要工會,一方面,台灣媒體競爭激烈,過勞嚴重,同時,雖然媒體是社會公器,但許多老闆經營媒體的目的只是為了獲利,若是能讓有理想的新聞工作者參與公司決策,或許就能修正公司的方向,創造雙贏。當然,更重要的是,新聞工作需要自由與自主,如果沒有好的勞動條件,新聞工作者疲於奔命,或被迫亂發「廢文」,該有的專業報導便難以發揮,因而需要透過工會力量,保障應有的勞動權益,進而發揮所長,實踐媒體工作的理想。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601期,原標題為「淺談工會」

這是我在聯合報系的「好讀周報」的「素養力專欄」,從2018年9月至2021年3月。對象是中學生,談的是基本的媒體素養,會陸續貼上。


老實說,現在香港不管發生也不會讓人太意外,即使如此,我仍然會憤怒、悲傷,但不會習慣。

對我來說,香港的新聞自由是我很在意的,不只是因為這是我過去幾年研究的主題,也是民主社會的根本。

認識李立峯是因為曾經受邀到香港中文大學擔任訪問學者,後來他也是我研究的訪談對象。立峯給我的感覺就是英國紳士,不是附庸風雅的那種,而是溫和、有禮、博學並堅持價值的紳士,就像我在節目中問他:面對香港局勢,新聞教育該怎麼教?他很直白說,就跟以前一樣啊!教專業主義、教自由主義。

嗯,果然是專業主義自由派的新聞人。

本集節目:香港公共媒體「被檢討」 新聞自由更艱難

👉🏽 歡迎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頻道 Youtube頻道


香港影意志發行的《理大圍城》在台灣TIDF影展放映,受到熱烈迴響,另一部同樣深入理工大學被港警包圍現場的紀錄片《紅磚危城》也即將在台灣校圍巡迴放映。

《紅磚危城》導演張凱傑接受《燦爛時光會客室》主持人管中祥專訪時表示:「這些抗爭過程都是重要的歷史片段,必須好好的被記錄下來。」

去年,《紅磚危城》曾遭理工大學校方拒絕放映,後雖拿到了放映執照,但被歸類為「三級片」。但張凱傑說,最大的問題並不是被指出「罪行描繪、暴力場面」,而是被指控片中含有「不真實」的內容。審查是用什麼樣的角度去評斷「真」與「假」?張凱傑還說,更糟糕的狀況是, #目前沒有一間香港電影院願意放映

面對香港現況,現時擔任記者張凱傑在專訪時強調:「這是最差的時代,但也是新聞存在最重要的時代。儘管香港的自由逐漸被緊縮,但這是該做的事,就必須持續下去。」

《紅磚危城》台灣校園放映即將展開,請留意放映時間,也歡迎收聽本集節目。

本集節目:最差的時代,更需要人民的紀錄 — 港警暴行紀實,理大如何成戰場?

#更多香港專訪

香港公共媒體「被檢討」 新聞自由更艱難|專訪 李立峯

移居台灣歸化台籍 港人朱漢強談移民心路

港版國安法高壓籠罩 港人「be water」面對暴政|專訪 沈旭暉、陳永恩

— — —

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線上隨時聽


這是紀宏仁的45轉《戀舞情結》,在1980年少有電子舞曲的年代,是張經典。

如果說紀宏仁是台灣電子音樂的先驅之一,大概不會有太多人反對,幾張專輯大量使用MIDI,是獨樹一格,當然,他也是當年滾石旗下唯一不太「學院風」的歌手。

《戀舞情結》裡頭只有「紫外線」、「亞熱帶」兩首歌,這張EP在1986年6月推出,有趣的是,不到一個月時間,緊接著推出紀宏仁的首張演唱專輯《舞夜電話》,這兩首當然收錄其中。滾石這樣的宣傳方式,當時應該也是創舉。

此外,「亞熱帶」後來也重新編曲成「亞熱帶少年」,由劉美君演唱,不過,風格較為平板,相對沒那麼激情。當然,《舞夜電話》專輯的另一首主打「午夜電話」,我也非常喜歡。

這張唱片一直很想買,但也一直沒下手。上個臉書上看到競標,三百起標,沒想到我是唯一的下標者。

便宜買到自己喜歡的唱片,的確是大時代的小確幸。


今天很高興有機會在民雄這個有一百多年歷史的市場舉辦「2021 烈風光影民雄老照片展」,這是由中正大學 重構大學路計畫 跟七星藥局共同主辦,非常感謝在場的朋友參加開幕活動。

這是我們第四次舉辦民雄老照片展,過去曾在民雄圖書館、央廣民雄台、中正大學辨過,這次特別選在民雄市場,除了讓鄉親更方便看展,也希望吸引更多人走進市場,認識在地的美食,以及民雄獨特的文化風味,所以,今天也特別準備了一些民雄市場的美食,歡迎大家享用。

民雄這幾年的發展有目共睹,但在追求進步的同時,也要回看過去的文化與歷史,社會的前進若能連結傳統生活,會讓步伐更踏實,也會讓城市發展結合過去的文化,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獨特性。讓這個地方有新的、有進步的、有國際的;也有傳統、在地的,在新、舊之間碰撞出獨特的火花。辦這樣的活動,就是希望民雄鄉親跟中正大學師生,更認識我們腳踏的土地。

中正大學來民雄三十多年,一直受到鄉親們的照顧,包括我們這次的活動,如果沒有大家的支持跟參與根本無法舉辦。我們剛剛已經看到民雄子弟江明龍精彩的演出,他特別從高雄回民雄只為了這短短的開幕,非常感謝。

我們要特別感謝這次的協同策展人曾怡彰小姐,這裡頭的佈置是他精心規劃,好幾個禮拜在彰化、民雄奔波完成這麼好的展覽。也謝謝中正大學廖禹婷、戴綺芸策劃的「市場群像展」,她們幾個月的時間在市場作田野,記錄攤商的勞動容顏。

我們更要謝謝提供我們老照片的朋友們,包括七星藥局、陳育儷、陳明照、舜泰雜貨店、民雄長老教會、勝珍馨餅店、日興碾米廠、嘉成商店、楊玉君、謝大義、潘國雄、林佩玉、林怡君。如果沒有大家的支持,我們不會有今天的展覽。

非常感謝!


整理 / 張芸瑄

「苑裡掀海風」是由一群苑裡返鄉青年所組成的團隊,除了為地方籌辦相當多的藝文相關活動,也發行了屬於苑裡的地方誌。2018年,團隊更成立了獨立書店 — — 「掀冊店」,不僅成為許多學生的讀書地點,也提供給不善於行銷的在地小農一個販售空間,讓來店讀者閱讀知識之外,也同時認識在地風土。

從「反」到「返」 的回鄉契機

苑裡掀海風的共同創辦人劉育育、林秀芃,過去便曾參與在許多社運場合當中,而如今,他們選擇來到地方工作,紮根在地。燦爛時光會客室主持人管中祥表示,過去許多參與在社會運動的人,可能會選擇走入體制的方向,但為何會選擇回到地方?劉育育表示,返鄉契機是來自於「苑裡反風車運動」,因著運動能夠再次連結自己與家鄉的關係,同時也重新思考自己對於家鄉的認識與認同。

這場運動也是林秀芃與苑裡的結緣的開始。生長過程中幾乎與鄉村斷裂的秀芃,雖然曾聽著父母說起農村的生活,但並無太多感受,而透過運動來到苑裡後,除了開啟她對於農村的認識,同時也讓她發現台灣這樣的環境正在消逝,並且她認為,「社會運動不只是今天發生一件事而去救活,還存在我們希望這個地方長成什麼模樣」,這樣的意念也成為了她紮根苑裡的契機。

那有用嗎? 「即使那是一小步,都是地方的一大步」

較不同於一般返鄉或來鄉青年,育育與秀芃進入在地時較無面臨「陌生」的困境,主要是擁有過去反風車運動中與在地居民的認識基礎,居民們會稱他們為「那群抗爭的小朋友」,但當他們開始踏入田野後,這樣的標籤也逐漸有了轉變。

👉🏽 歡迎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頻道 Youtube頻道

身為在地人的劉育育便提到,採訪過程中居民會去詢問「阿你阿公阿嬤叫什麼名字」,漸漸能夠透過一些親戚關係的連結與他們熱絡起來。不過,有些居民不了解什麼是 「社區工作」一開始對他們有些擔心或是質疑,像是擔心他們是否能夠賺錢養活自己,或是質疑他們可能最後還是離開地方。秀芃對此提到,透過社運經驗給予的滋養,能夠了解到這個過程中的每個階段都會很需要溝通,同時也要試著讓人理解「即使那是一小步,都是地方的一大步」。回應到社會運動的本質,主持人管中祥也說:「社會運動通常並不會得到立即的成果,而是要看到有沒有一點點的改變,而慢慢地再累積、碰撞、捲動的歷程。」

由下而上的公共參與 保留面臨剷平的市場

苑裡的百年傳統市場,在2018年的9月14日因一場無名大火被燒得只剩殘存的磚瓦。劉育育說,市場是地方資訊流通,人與人情感連結的重要所在,這裡也充滿著不同顏色與味道。在無名火事件發生前兩個月,他們已耳聞市場可能拆遷危機,因此便開始進行攤商的田調,與攤商建立關係,也集結他們的勞動經驗與故事,與大學生一同在市場內策展。

事件發生後,掀海風與一些做文史調查的苑裡青年,決定一同為這座百年市場做文資的倡議,希望能夠以新舊並存的方式原地重建,而非剷平所有舊有痕跡。文資提報後的審查期間,他們也持續地與地方居民溝通,劉育育提到,地方農村的長輩可能不太了解什麼是文資法,也不清楚文資要保留什麼,或是會認為是不是成為文化資產就不能活用。因而面對居民的種種提問,他們做了台灣其他舊市場保存的案例懶人包,與居民對話,也舉辦了在地小旅行,以及參與式工作坊,期望透過審議式民主去搜集大家意見,最終也成功的市場確定能夠得到歷史建築的文資身份。

從書店紮根 繼續擴大串聯力量

2018年時,掀海風在苑裡開了獨立書店,林秀芃說:「在這之前都是以游擊式的方式在苑裡不同地方做空間活化,久而久之,開始覺得需要一個穩定的空間做社群的經營與累積
。」而這裡除了作為許多文化活動的舉辦空間,後來更成為了當地學生們的k書、課輔中心,以及不擅行銷小農的小小販售空間。

林秀芃提到,當時有個常客高中生拿著學測成績及備審資料,來詢問他們是否可以幫忙看看,他們因此覺得也許苑裡其他高中生也有這樣的需求,於是產生了「教芋部」的想像。希望能夠號召各地苑裡青年,願意返鄉介紹自己所念的系所,給予這些學生更多的探索機會。而在某次學測前的一個免費咖啡支持考生活動中,他們也認識了一位辭職工程師工作回家接手涼麵店的大哥,願意促成課輔活動,但這些課輔學生也不是被動接受,而是必須用行動再回饋社區。書店後來也開始販售小農芋頭,除了是幫忙不太善於行銷的農人,這些利潤同時也作為部分課輔活動的經費。林秀芃表示,或許地方上有許多人是想為公共付出,但找不到機會或找不到伴,而書店便提供了這個空間。

該如何永續發展在地青年組織?劉育育說,不僅是經營書店,過去長期田調所累積下的資料,也能夠讓他們去思考如何將這些資料轉譯成能夠商業經營的方法。因而透過接地方深度導覽,做地方刊物,以及各地經驗分享等,來作為資源進駐的方式,同時也吸引到更多青年的參與。最後,劉育育也說:「可以辦這麼多活動並不是單靠幾個人,而是有個青年的社群網絡的支持。有一群人繼續關心地方公共事務,也有一群人做書店的空間經營與藝文活動舉辦。」透過這個慢慢捲動的過程,也讓串聯的力量逐漸壯大。


#沒想到真的有第二集

我可能是有些人眼中的「另類」教授。

有次我到某家獨立書店接洽事情,我跟老闆知道彼此,但從未見過面。談完事情後,老闆跟我說:「你跟我想的不一樣!」「那你以為是怎樣?」老闆說:「我想像你是學者的樣子。」

呃….我在大學教書,應該可以勉強算個學者吧?XDD

每個人對學者的想像不一樣,對「另類」的理解也會有所不同。那麼,你對「另類媒體」又有什麼想法呢?

這集節目一樣是由我「純手工製作」,一樣會談成露茜,一樣會有好聽的歌,但,不一樣的是,要和你談談什麼是「另類」媒體。

訂閱節目:https://reurl.cc/n0Kzl1

管中祥

一個不務正業的大學教授,總覺得有些事要努力過,才有說失望的資格。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